杭州股票配资利息低

  • 2020-10-29 15:01:27
  • 导读:好想你因“天价”回购方案,6月10日,好想你收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公司结合所需营运资本情况、有息负债情况、债务偿还能力等说明本次回购是否会导致公司出现流动性枯竭情况,并结合公司与主要债权人沟通情况,说明主要债权人是否可能要求公司提前偿还债务。 6月8日,好想你称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用于减少注册资本,回购数量不低于1.13亿股,不超过2.26亿股,占目前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1.91%、不超过43.83%,回购价格上限不超过13元/股。无论是回购比例,还是回购金额,好想你此举都创造了A股历史上的纪录。 大比例回购的同时,好想你还披露了股东减持计划。公司股东杭州浩红拟减持不超过3.00%公司股份,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邱浩群拟减持不超过0.007%股份。值得一提的是,减持的主人公正是好想你当年收购百草味时的控股股东和创始人。 另外,好想你还公告拟追加使用自有闲置资金19亿元购买理财产品,即使用合计不超过39亿元自有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若按回购价格计算,好像你回购股份对应的金额不少于14.69亿元、不超过29.38亿元。再加上拟追加使用19亿元购买理财产品,难免让深交所担心公司是否会出现公司流动性枯竭的情况。 根据公司2020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6.7亿元,流动资产21.85亿元,流动负债17.69亿元。 好想你在抛出巨额回购方案的同日,还披露了股权转让公告。拟将新疆若羌好想你枣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进行转让。据了解,若羌好想你经营范围包括水果制品(水果干制品)、炒货食品及坚果制品、红枣加工。 在完成百草味出售交割仅一周后,现在又开始卖其他子公司股权,深交所追问,说明增加购买理财产品额度的合理性,并分析对公司主营业务发展的影响。 杭州股票配资利息低

    新浪财经房产|大眼楼管 王永 新浪财经讯 2019年,浙江广厦终于完成了长达四年的转型。将房地产业务全部置出,靠着出售房地产子公司的收益,避免了全年亏损。 事实上,这起转让从2018年8月就开始了,交易对手是浙江广厦的控股股东。公司“选择”在2019年完成交割,确认投资收益,正好挽救了业绩,避免了当年可能出现的亏损。 从控股股东手里拿到股权转让款后,浙江广厦转手就用存单为控股股东提供借款担保,相当于钱又回到了控股股东手里。 目前的浙江广厦一方面要面对剥离地产业务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不稳定的问题;另一方面控股股东已经出现借款逾期,公司高达18.83亿元的大额担保或存在风险。 扭亏“财技”:关联交易 “延迟”确认资产处置收益 2019年浙江广厦录得营收1.01亿元,同比下滑87.64%;归母净利润12.25亿元,同比增长939.91%。 归母净利润大增的原因是,报告期内完成天都实业100%股权的交割,确认投资收益所致。天都实业是浙江广厦旗下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子公司,2018年就确定了出售方案,以17.69亿元的对价出售给广厦控股,后者正是浙江广厦的控股股东。 2019年浙江广厦从这笔交易中录得14.49亿元的投资收益,加上其他项目,总计录得13.94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 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浙江广厦去年亏损1.69亿元。正是这笔2019年交割完成,“延迟”确认的投资收益,使浙江广厦摆脱了2019年亏损的命运。 置出地产业务后,浙江广厦的主营业务——影视业务经营情况却不理想。2020年一季度,浙江广厦收入仅142万元,亏损7035.95万元。公司的影视剧项目已经受到疫情影响,如果后面三个季度业绩不出现明显改善,全年亏损或是大概率事件。 2018年出售天都实业时,后者100%股权评估结果为15.38亿元,而交易价格定为17.69亿元,增加2.31亿元,溢价15%。在控股股东花17.69亿元买回天都实业后,浙江广厦转手又用资金给控股股东借款提供了担保。 截至2019年末,浙江广厦货币资金为20.98亿元,主要系转让天都实业所得。其中18.83亿元处于受限状态,占货币资金的89.72%,系为控股股东、实控人及关联方提供定期存单质押所致。此外,浙江广厦还使用持有的1.43亿股浙商银行为控股股东提供质押担保。截至2019年末,浙江广厦对外担保合计33.42亿元,已经占到净资产的92.69%。 而年报显示,控股股东有一笔融资已经逾期。其向润兴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融资的3500万元2020年2月28日到期未归还,浙江广厦为该笔融资提供担保。临时公告显示,截至5月20日仍未归还。 在6月13日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浙江广厦称,广厦控股有能力偿还该笔融资。控股股东目前正与润兴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进行协商,争取在2020年8月31日前解决上述问题。 一笔3500万元的贷款已经逾期近四个月未归还,不得不让人质疑广厦控股的还款能力。浙江广厦的大额担保究竟存不存在风险呢? 影视业务转型失败 5年计提4.27亿元商誉减值准备 出售天都实业之后,浙江广厦终于完成了地产业务的剥离,主营业务变为了影视。然而影视业务能否撑起公司业绩,是个很大的问题。 2019年浙江广厦的影视业务就在大幅下滑,收入4016.81万元,同比下滑84.53%。2020年一季度,收入仅为142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流出。 浙江广厦影视文化业务经营主体是全资子公司广厦传媒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模式是影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 2014年,浙江广厦以资产置换方式收购了广厦传媒有限公司(原名“东阳福添影视有限公司”)100% 的股权,形成商誉4.48亿元。2019年广厦传媒亏损266.81万元,计提了1.12亿元的减值准备。 去年广厦传媒并无新剧首轮发行,全靠《维和步兵营》、《最后的战士》、《穿越谜团》等剧目的多轮销售实现收入。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公司的影视剧项目无最新进展,今年仅有两部剧《爱之初》(45 集,占比 100%)及参投项目《南烟斋笔录》(68 集,占比 3%) 首轮发行。 相比地产业务,影视业务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现在来看收购广厦传媒,对浙江广厦来说是个错误的决策。2015年广厦传媒业绩就不及预期,公司开始对其进行商誉减值,目前已累计减值4.27亿元。 在最近回复上交所关于持续经营问题时,浙江广厦回复称,“由于影视行业普遍面临销售周期长、项目利润下滑、业绩波动较大等问题,因此在继续做精做专原有业务的基础上,下一步将密切关注影视、教育等其他大文化细分行业的发展趋势。一方面积极寻找与现有产业互补的标的或团队,以期进一步提升现有影视业务的制作能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密切跟踪大文化细分行业的最新趋势及政策动向,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发掘、筛选符合公司发展方向的标的。” 这意味着,彻底剥离地产业务后,公司或许还要寻找新的盈利来源。

      前景是美好的,但是道路是曲折的。在医疗AI逐渐落地的过程中,有诸多困难需要去面对。

    近期,太极集团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报告,公司上半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双降,分别同比减少6.43%、88.53%至57.54亿元、1021.76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2017.30万元。 事实上,公司扣非净利润自2010年以来连续亏损(仅2017年扭亏),主要系公司高额的销售费用支出及核心产品藿香正气液业绩表现不佳,销量逐年下滑所致,此外,公司还面临产品抽检不合格的质量问题。 除主业盈利问题、核心产品销量问题外,公司还面临负债率攀高、短债偿还存缺口、重点募资项目投入进度较慢等问题,自新任董事长李阳春于去年6月上任以来,开始全面清理公司建设投资项目和闲置低效资产,同时半年报显示,公司欲对部分闲置房地产有序开发,增加利润,能否改善公司利润情况,还有待时间检验。 扣非净利十年亏20亿 销售费用高企研发低于同行 太极集团成立于1993 年,于1997年在沪市上市,最大股东为太极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市涪陵区国资委。公司主要从事中、西成药的生产和销售,拥有医药工业、医药商业、药材种植等完整的医药产业链。拥有西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太极集团重庆涪陵制药厂有限公司等13家制药厂、30多家医药商业公司。 公司业务横跨工商业,工业主要包括以藿香正气液为首的品牌OTC 品种以及已获得单独定价的注射用头孢唑肟钠为首的化药,而商业主要包括川渝地区最大的零售药房桐君阁和部分流通企业。2020年上半年,公司工、商业营收占比分别为52.73%、45.88%。 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净利润双降。报告期内,公司实现销售收入57.54亿元,比去年同期61.49亿元下降6.43%;归母净利润1021.76万元,比上年同期8910.41万元下降88.53%;扣非净利润亏损2017.30万元。公司称,业绩下滑主要由于,因疫情影响,各级医疗机构常规门诊及住院病人大幅减少,公司医院销售品种以及解热镇咳类等受限制药品销售有所下降致销售收入和净利润减少。 事实上,2010年至今,公司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仅2017年扭亏),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存疑。2010年至2019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20.42亿元。 2010年至2019年,公司营收从59.86亿元逐年增长至116.43亿元,但扣非净利润却持续亏损,主要系公司销售费用增速较快所致,2017年-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同比增长19.03%、51.68%、29.58%至18.97亿元、28.94亿元、37.51亿元,销售费用增速超营收。 公告显示,公司2019年销售费用增加较快主要是由于西南药业和桐君阁股份销售费用的大幅上涨,西南药业销售费用增长主要是随着医药行业两票制的推开,大幅增加了渠道经销商、人员、物流费用并加大了学术宣传及推广力度,导致销售费用增加。桐君阁股份销售费用增长主要是因扩展零售市场,2019 年新开药店,租赁费及人工费、促销费用同比增加较多。 与高额销售费用对比,公司研发投入偏低,2017年-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6768.64万元、1.22亿元、1.76亿元,占营收比值分别为0.77%、1.14%、1.52%,横向对比,选取康缘药业、江中制药、昆药集团、同仁堂、华北制药为可比公司,2019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分别为10.18%、2.28%、1.84%、1.82%、3.37%,均高于太极集团比值。来源:iFinD、新浪财经整理绘制 核心产品销量连降产品抽检不合格 欲开发房地产增加利润 公司现有单品年销售过18亿元的产品有注射用头孢唑肟钠(益保世灵)1个;单品年销售过6亿元的产品有藿香正气口服液等2个,单品年销售过4亿元的产品有洛芬待因缓释片(思为普)等3个;单品年销售过3亿元的产品有天麻素注射液、盐酸托烷司琼注射液等5个;单品年销售过2亿元的产品有氯化钠注射液、急支糖浆、小金片、单唾液酸四已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等9个。 近几年来,公司核心产品藿香正气液业绩表现不佳,销量逐年下滑,2016年-2018年,藿香正气液销售额均超10亿元,但2019年年报显示,藿香正气口服液销售额超6亿元,从10亿单品中出局,2020年上半年,受益于入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法(试行第四、五、六、七版)》,藿香正气口服液上半年实现含税销售收入4.90亿元,同比增长25.57%。 藿香正气液销量下滑或与众多替代产品有关。藿香正气液用于外感风寒、内伤湿滞或夏伤暑湿所致的感冒,替代产品包括藿香正气丸、藿香祛暑水、藿香正气水等藿香产品,药智网数据库显示,藿香类相关产品注册与受理条目超130条,相关生产厂家、产品数量涉及几十家。 此外,销售过2亿的单品单唾液酸四已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已于2019年被纳入重点监控目录,此前被纳入多个省份医保,将在未来三年之内逐步从医保清退,该部分营收将有所影响。 核心产品业绩遭遇“瓶颈”外,公司还面临产品抽检不合格的质量问题。7月13日,海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2020年第七期药品抽查检验信息,对抽检的282批次药品进行公示,其中合格药品280批次,不合格药品2批次,来自中国医药下属全资子公司天方药业和太极集团四川绵阳制药有限公司,太极集团被抽检的药品名为通宣理肺丸,药品规格为每100丸重10克,生产批号为1809011。不合格项目为装量差异,检品来源为海南归一堂药业连锁经营有限公司海垦分店。 去年6月,执掌太极集团30年的白礼西先生因工作变动,辞去董事长、董事相关职位,董事长由公司老员工李阳春继任。 李阳春上台后,于2019年全面清理公司建设投资项目和闲置低效资产。根据生产经营实际情况优化投资方案,停建、缓建了部分低效项目,大幅缩减公司三年内拟投资计划;对下属长期亏损、且扭亏无望和不符合公司战略发展规划的企业启动处置程序。同时,公司开展成都双流区闲置土地67亩土地处置的前期工作;规划了涪陵制药厂石谷溪片区和绵阳片区工商业退城入园方案;调整优化定增项目,加快推进项目建设进度,为公司后续发展积蓄了动能。 2020年半年报显示,因低成本扩张,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拥有大量土地,土地的稀缺性必将导致其价值攀升,公司将对部分闲置房地产有序开发,增加利润。并利用现有重庆长寿湖太极岛、武陵山国家森林公园、海南屯昌部分土地优势,布局健康养老产业,打造四季养生基地。 短债与存量资金存缺口 重点募资项目投入进度仅30% 资金链层面,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短期债务(短期借款+应付票据+ 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59.73亿元,而广义货币资金(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其他流动资产)为20.91亿元,存量资金与短期债务之间缺口高达近40亿元。2017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0亿元、1.04亿元、3.27亿元、-1.46亿元,公司自身业务持续现金造血能力较差。 2017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88.58%、74.52%、77.89%、77.77%,负债率偏高。其中,公司于2018年采用非公开定向增发方式募资19.67亿元,降低了公司负债率。 2018年,公司募资19亿元主要用于太极集团膜分离浓缩系列创新工艺及新产能建设项目项目(11.50亿元)、太极集团科技创新中心项目(1.98亿元)、太极天胶原料养殖基地建设项目(9900万元),膜分离浓缩系列项目将采用膜分离浓缩系列创新工艺,并按照“智能制造”工艺标准建设成国内一流的中西药制剂生产基地,主要用于满足公司藿香正气口服液、急支糖浆等骨干产品生产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原本的完成时间为2020年8月,后由于新增实施主体涪陵制药厂及涪陵药厂龙桥厂区为新增实施地点,完成时间延长至2020年12月31日,截至目前,总投资额高达15亿元的膜分离浓缩系列项目累计投入3.62亿元,投入进度仅31.43%。(Kodak/文)

    刚因跨界并购导致暴雷的康跃科技,打算斥巨资再度跨界。 近日,康跃科技发布重组草案,拟以14.13亿元现金收购长江连锁、财通资本、王冬香持有的长江星52.7535%的股权。草案显示,长江星是一家药企,而康跃科技主营业务包括内燃机零部件业务和光伏智能装备及组件业务。此次收购属于跨界并购。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康跃科技就跨界收购了光伏设备生产企业羿珩科技。但2019年羿珩科技暴雷,上市公司对合并弈珩科技形成的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导致公司全年亏损6.7亿元。不过,康跃科技似乎并没有汲取跨界并购的教训,又开始一段高溢价现金并购之旅。 标的营运能力下滑 重组草案显示,标的公司主营业务可分为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空心胶囊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医药、保健品及医疗器材的流通业务等三大板块,是一家典型的医疗企业。 2018年和2019年,标的分别实现营收13.22亿元和12.16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1.73亿元和2.03亿元。不难发现,标的公司2019年的营收已经出现下滑。与此同时,公司的营运能力也有所下滑。2018年、2019年,标的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08次和1.48次,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7.19次和17.1次。 标的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大幅下滑主要与2019年营收下滑、应收账款增加有关。草案显示,标的公司2018年末和2019年末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7.51亿元、8.97亿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6.55%、74.54%,占比较高,回款能力趋弱。同时,标的账龄结构也有所恶化。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一季度末,标的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占总应收款的12.24%、29.35%和31.99%,逐步升高。 尽管营收、营运能力有所下滑,应收账款账龄结构有所恶化,但这并不影响标的公司获得高估值。草案显示,截至评估基准日2020年3月31日,标的公司100%股权按收益法评估价值为26.86亿元。2020年3月31日,合并层面归属于长江星全体股东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为13.38亿元,评估增值率为100.78%。标的52.7535%的股权对应的交易对价为14.13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并购采用现金支付的方式,但上市公司账上资金并不充裕。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账面的货币资金仅2.77亿元,难以支付14.13亿元的现金对价。并且,在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次重组方案后20个工作日内,康跃科技就要支付5.27亿元;在标的变更登记至上市公司名下且收到标的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借款后20个工作日内,上市公司又要支付5亿元。换句话说,上市公司在短期内要拿出10亿元以上的现金,以公司目前的盈利能力及回款能力来说,只能通过外部筹款的方式完成。 上市公司基本面堪忧 公开资料显示,这并不是康跃科技第一次跨界并购。早在2016年,主营内燃机零部件业务的上市公司就开始对光伏设备生产企业羿珩科技进行收购。 但羿珩科技在业绩承诺期内外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业绩承诺期内,羿珩科技顺利完成业绩承诺,成为上市公司盈利的“顶梁柱”。业绩承诺期一过,羿珩科技就“大变脸”,上市公司对合并弈珩科技形成的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导致2019年巨亏6.7亿元。 跨界并购的消极影响仍在持续。2020年上半年,康跃科技实现营收3.69亿元,同比下降19.47%;实现净利润-0.07亿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公司现金流状况也不乐观,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0.35亿元,由正转负。 更令人担忧的是,康跃科技的2019年的财报还被出具保留意见。导致保留意见的原因主要为“截止审计报告日,审计机构仍无法对纳入合并范围的SUNSPARK TECHNOLOGY INC.财务报表及相关披露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以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SUNSPARK TECHNOLOGY INC正是弈珩科技的全资子公司,主要开展光伏组件业务。对于SUNSPARK TECHNOLOGY INC业绩的真实性,深交所也曾发函问询。 值得一提的是,康跃科技还将审计机构由和信会计师事务所更换为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有会计人士认为,更换会计事务所是值得警惕的财务预警信号。 因跨界并购导致上市公司巨亏,且导致业绩真实性受质疑,康跃科技为何要再次跨界并购?重组草案显示,本次重组的目的一是实现公司的战略布局,二是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促进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 但康跃科技目前的业务终究还在制造业大类,再次跨入到医药领域,重组双方在业务、管理、战略等层面差异巨大,能否实现协同效应还是未知数。这次收购的长江星是否也会重演上次跨界的剧本,时间会给出答案。

    新浪财经讯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两则非国家人员受贿罪判决书,案件涉及福建省石狮市多名骨科医生。多名医生所组成的诊疗组在2011年至2018年的8年时间里,共计受贿337.36万元,而送贿的则是大博医疗的两名销售代理。 根据判决书显示,1994年9月起,王某某入职石狮市某医院担任医生;2015年9月起,王某某担任该医院骨科副主任;2017年5月起,王某某全面主持该医院骨科一区工作。吴某某比王某某早两个月入职该医院担任医生;并于2017年8月起担任该医院骨科一区诊疗组组长,也就是在王某某主持骨科一区工作之后。 王守东先后在与颜某、吕某、吴某(均另案处理)等医生组成的诊疗组中担任副主诊医师、主诊医师。吴某某也先后在与颜某、吕某、郑某(均另案处理)等医生组成的诊疗组中担任副主诊医师、主诊医师。 两人所在医疗组在诊疗中利用开处方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大博医疗的销售代理陈某1、陈某2贿送的医疗器械回扣款并为该公司谋取利益。两人所处的医疗组所收的回扣款根据诊疗组职务、职称按比例分赃。具体情况如下: 2011年起至2015年9月间,王某某在与吕某等医生组成的诊疗组中担任副主诊医师,其所在的诊疗组共收取大博医疗销售代理回扣款30.56万元;2015年10月至2018年10月间,王某某在与吴某等医生组成的诊疗组中担任主诊医师,其所在的诊疗组共收取大博医疗销售代理回扣款123.02万元;王某某个人共分得63.18万元。 同样在2011年起至2017年7月间,吴某某在与吕某等医生组成的诊疗组中担任副主诊医师,其所在的诊疗组共收取大博医疗销售代理回扣款183.18万元;2017年8月至2018年12月间,吴某某在与郑某等医生组成的诊疗组中担任主诊医师,其所在的诊疗组共收取大博医疗销售代理回扣款29.97万元;吴某某个人共分得71.82万元。 2019年6月24日,吴某某主动到石狮市公安局投案,退出违法所得71.82万元。3天后,王某某主动投案,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63.18万元。 在可查的王某某和吴某某的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两人伙同他人利用开处方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医药产品销售方的财物,为医药产品销售方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属犯罪数额巨大。因两人主动投案,积极退赃,法院依法判处王某某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3个月;判处吴某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6个月。二人的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其余涉案人员的判决书尚不可查。(法说资本 恢恢)

      人工智能在我国各项政策的扶持下得到了快速发展,医疗AI也不例外。从下图医疗AI融资轮次的分布情况来看,目前我国医疗AI技术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大部分融资还集中在公司比较早期的阶段,也体现了发展潜力巨大。

    杭州股票配资利息低

      2月13日,美国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发布了针对58同城的做空报告。报告指出,在过去三年中,58同城累计夸大了46亿元人民币的总收入;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SEC的文件显示,58同城每年的增长率达71%,而SAIC(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文件却仅为50%。报告还认为,58同城“似乎在2016年收购赶集网之后刚开始向SEC报告虚假收入”,在其2018年年报中,“关于收购赶集的商誉不翼而飞了15亿人民币,从2017年的近160亿人民币降到2018年的145亿人民币。”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杭州股票配资利息低网分享杭州股票配资利息低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零度股票网!
    相似文章

    股票配资和股票融资融券

    阅读:82598时间:2020-10-29

    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科技改变生活,创新引领未来。 中国

    股票杠杆什么咨杨方配资不错

    阅读:92317时间:2020-10-29

     4、跌停砸出价值洼地?

    张8股票配资下载

    阅读:42998时间:2020-10-29

     (1)AI疫情辅助控制

    怎么保证股票配资资金安全

    阅读:17640时间:2020-10-29

    浪财经讯 6月17日,湖南证监局披露对泰谷生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并责令改正监管措施的决定。 根据《非上市公众公